湖北11选5全双遗漏

您當前位置:首頁>>名人殿堂

孟浩然為何一生未入仕?

來源:廣州日報   作者:李巧蓉   2019-04-08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孟浩然這首家喻戶曉的詩《春曉》是多么清新明快!但這位盛唐時期與王維并稱的山水田園詩人,一生過得并不愜懷。少年英才的他,本有鴻鵠之志,曾寫下“坐觀垂釣者,徒有羨魚情”的詩句來表達自己想入朝為官、濟世安民的意愿,可惜的是,終其一生,孟浩然只是一介布衣,未曾入仕。他生逢盛世,交游甚廣,也見過唐玄宗,卻出不了山,究竟是何原因?原來,他有個毛病,太過散漫任性,控制不了情緒,也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情商”不高。

  

  孟浩然雕像。

  沖動棄考,離家隱居鹿門

  公元689年,孟浩然出生在襄陽城中一個“家世重儒風”的書香之家,他少時苦讀詩書,接受的是正統的儒家教育,儒家推崇的人生理想和目標是“治國平天下”,這一點,孟浩然也不例外,少有凌云之志,“執鞭慕夫子,捧檄懷毛公。感激遂彈冠,安能守固窮!”便是他對自己的寫照。

  聰穎好學又志存高遠,小時候的孟浩然就是那個“別人家的孩子”,更是父母的驕傲和家族的希望,在襄陽當地也是小有名氣。在十余載的寒窗苦讀后,17歲的孟浩然在襄陽參加了縣試,詩賦、試策、帖經三場考下來,孟浩然一氣呵成,高中榜首。如果能在接下來襄州的府試和京城長安的省試中繼續出色發揮的話,進士及第指日可待。但是,就在前途看起來一片光明的時候,孟浩然突然做出了一個大膽而又任性的決定——不再繼續參加科舉考試了!十年寒窗苦讀,為什么說不考就不考?孟浩然的理由是:現在的朝廷太混亂了,我不想陪他們玩。

  原來,這一時期的唐朝宮廷政變頻繁,綱紀不振,孟浩然不愿意為這樣的朝廷效力,還把孟子的話搬出來作為理由——“君仁,莫不仁;君義,莫不義;君正,莫不正。”(《孟子·離婁章句上》)。顯然,這個決定在孟浩然的家里炸開了鍋,一家人輪番勸說,但他態度很堅決:我說不考就是不考!他與家族的關系,也因此鬧僵,年少輕狂的孟浩然一氣之下干脆離家出走。不到二十歲的年紀,就跑到鹿門山過起了隱居生活,“人隨沙岸向江村,余亦乘舟歸鹿門。”情緒沖動的孟浩然,就這樣任性地離家出走了,如果他知道唐朝經歷了混亂之后,歷史上著名的唐玄宗李隆基即將開啟一個新時代——開元盛世,還會不會放棄這次考試?

  后來,年過四十的孟浩然在隱居多年后,又決定再度參加科舉考試,他吟唱著“何當桂枝擢,還及柳條新”,北上長安,希望能金榜題名進階仕途。考試的科目為詩賦和試策,詩賦自然是孟浩然的強項,試策相當于現在的“申論”,是考官出一些與政策有關的題目來判斷考生對朝政的處理能力。前半生大多數時間都在隱居的孟浩然,對時事和熱點難免認識不足,結果名落孫山。年少時曾經輕易放棄的科考,現在想重來卻以失敗收場,這讓41歲的孟浩然有些落寞和傷感,寫下了很多詩歌表達名落孫山的失落,“猶憐不才子,白首不登科。”“今日龍門下,誰知文舉才。”

  

  鹿門寺里的浩然詩院

  怨詩獻帝,惹怒唐玄宗

  幸好,在長安,還有張說、王維、賀知章等一眾好友,陪在孟浩然身邊,尤其是王維,因為寫詩的風格相似,年齡差了十幾歲的二人相見恨晚,成了無話不談的知音之交,經常在一起暢談理想,吟詩作畫。

  據《新唐書·孟浩然傳》記載,有一天,在皇宮太樂署任職的王維,見孟浩然因為科考落第心情低落,思緒頹然,便邀其入宮作客,品茗論詩,舒緩心情。正在這時,忽然聽到太監來報,唐玄宗來了,要王維接駕。這兩人頓時大驚失色,畢竟皇宮禁地,外人不得隨意入內,弄不好要受到責罰,孟浩然在慌亂中更是直接躲到了臥室的床底下(“浩然驚避床下”)。

  唐玄宗一進來,王維見他心情很好,便沒有隱瞞,乖乖地將實情告訴了唐玄宗,還在他面前把孟浩然繪聲繪色地描述了一番,說此人才學非凡,詩文俱佳。唐玄宗久聞孟浩然的詩名,便沒有怪罪,讓孟浩然出來相見,問他最近有什么詩作。這對于科考失敗卻仍想求取功名的孟浩然來說,無疑是天賜良機。尋常人遇到這種好機遇,必定會吟誦一些積極向上的詩歌,表達自己的一腔抱負,然而,此時正是失意困頓的孟浩然牢騷情緒一上來,竟然念出了他在不久前寫的那首《歲暮歸南山》——“北闕休上書,南山歸敝廬。不才明主棄,多病故人疏。白發催年老,青陽逼歲除。永懷愁不寐,松月夜窗虛。”這是一首懷才不遇的牢騷之作,尤其是第二句“不才明主棄,多病故人疏”,表面寫自己志大才疏,實際上卻是抱怨“明主”不“明”,使得自己懷才不遇。所以,玄宗皇帝一聽到這一句,頓時大怒:“卿不求仕,而朕未嘗棄卿,奈何誣我?”意思是,“是你自己沒能應舉求進,朕什么時候棄你不用了?怎么這樣誣蔑我呢!”

  誰沒有失意之時,你失意了就發牢騷,怨天怨地,這點擔當,這點胸懷,怎么委以重任。就這樣,孟浩然的人生路上,因一首控制不住情緒而念出來的抱怨詩,失去了千載難逢的求進機會。其實,他的詩亦不乏氣勢壯闊者,若是那日他吟誦的是那些有氣勢的詩,他的境遇大概也不至于如此。

  醉酒失約,錯失引薦機會

  求仕失敗后,孟浩然離開長安,在暢游了一番山水之后,回到了家鄉襄陽,也是在這里,公元735年,已經46歲的孟浩然又一次迎來了人生中絕佳的進階仕途的機會。

  時任襄州刺史的韓朝宗,聽聞孟浩然閑居在家,就來拜訪他。這個韓朝宗可不是個一般人,以舉賢薦能聞名于世,《新唐書韓朝宗傳》形容韓朝宗“喜識拔后進,嘗薦崔宗之、嚴武于朝,當時士咸歸重之”。崔、嚴兩人在開元天寶年間都名重一時,均由韓朝宗所薦。崔宗之是杜甫《飲中八仙歌》的“八仙”之一,嚴武兩次任劍南節度使,還延請杜甫入幕府。所以,時人有“生不用封萬戶侯,但愿一識韓荊州”之說,大詩人李白也曾寫下著名的《與韓荊州書》希望得到他的舉薦。可以說,由韓朝宗來推薦入朝,能做官的可能性非常大。

  根據《新唐書·孟浩然傳》的記載,韓朝宗與孟浩然一見如故,把酒言歡,孟浩然將自己大半生的坎坷經歷全都告訴給了這位父母官。韓朝宗也認為,孟浩然這樣的人才,不應該被埋沒。于是便決定,“偕至京師,欲薦諸朝”,找機會向朝廷舉薦孟浩然。孟浩然非常高興,答應了和韓朝宗一起進京謁見。

  到了約定進京的時間,韓朝宗卻遲遲未見到孟浩然,連忙派人去尋找,卻發現他正與一幫老朋友喝酒喝得正高興呢(“會故人至,劇飲歡甚”)。來人提醒孟浩然“君與韓公有期”,還善意勸他,你這么不守約定,會枉費了韓大人的一片苦心的。哪知孟浩然這時正喝在興頭上,便借酒使性抱怨道,“我喝都喝了,現在全身痛快,哪有空管其他事情啊!”(“浩然叱曰:‘業已飲,遑恤他!’”)一副豁出去的樣子。于是,他就這樣爽了約,放了天下士人都希望得到垂青的韓朝宗的“鴿子”,惹得韓朝宗大怒,自己一個人進京去了。

  17歲時,抱怨朝廷綱紀不振,孟浩然罷府試,錯過最佳考試時機;41歲時,北上長安,進士落第,求仕不能,受到唐玄宗面見,竟獻上一首抱怨詩,惹得玄宗勃然大怒;46歲時,又有朝臣為他引謁,可在約見當天,他竟跑去喝酒,并且借酒使性不去謁見,錯過了人生最后一次機會。可以說,孟浩然的人生不是沒有大好機遇,也不是沒有才氣,只是他那不受控的情緒把機遇通通變成了窘境,求仕失敗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責任編輯:自然】

掃一掃關注北疆風韻微信公眾號

微信
湖北11选5全双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