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11选5全双遗漏

您當前位置:首頁>>名人殿堂

鄭錦與中國近現代美術教育

來源:中國文化報   作者:   2019-01-31

 

日暮途遠(國畫) 117.5×202.5厘米 鄭錦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中國現代形態的美術教育,以1918年國立北京美術學校創立為標志。

  百年前,中國社會正處于時代激流之中。新文化的理想之光努力沖破舊文化思想的羈絆,蔡元培倡導的“美育”理念便是這束光芒的組成部分。作為實施“美育”的路徑與方式,美術教育應運而生。當年的許多畫家,無論負笈海外作藝術取經,或身處國內在畫壇求索,都立志投身其中。廣東人鄭錦,正是這段歷史中繞不開的名字。然而,相較于徐悲鴻、林風眠、劉海粟等廣為人知的美術教育家,無論公眾或美術史研究者,多對這位建構中國現代美術教育雛形的開創者所知寥寥。正是基于對歷史的追問和使命感,中央美術學院策劃了“丹青錦裳——鄭錦與中國近現代美術教育”學術研究展,并于1月9日在京開幕。展覽通過“作為教育家的鄭錦”和“作為藝術家的鄭錦”兩條主線,集中展示了鄭錦對于中國美術教育的貢獻及其藝術成就。這也是中央美院“百年校慶”學術活動的收官之作。

  耀眼東瀛

  “我在中國美術界闖蕩了半個多世紀,見的不少,但也有很多該知道的還不懂。對鄭錦先生也是數年前才有所了解。雖然1998年中央美術學院建院80周年的年表上有鄭錦的名字,但都是一提而過。鄭錦何許人也,為何能擔任學校的首任校長等,一概不知。可以說,直到今天如我者還大有人在,這不能不說是個遺憾。”在展覽開幕當天的學術研討會上,中央美術學院教授楊先讓感慨道。

  其實,“為中國現代美術教育的搖籃——中央美術學院前身國立北京美術學校首任校長鄭錦舉辦一次個展”的計劃,早早便列在了央美“百年輝煌” 的項目規劃中。但由于史料收集、整理的難度極大,作品匯集更是不易,因此籌備至今年方得以實現。

  鄭錦是誰?鄭錦(1883—1959)出生于廣東中山三鄉雍陌村一個僑商之家,其父鄭玉池曾游走于北京、日本等地經商,頗具文化涵養,也擅長山水畫,幼年的鄭錦便在父親的影響下開始接受傳統藝術的基礎訓練。13歲時,鄭錦隨父到日本橫濱闖蕩,隨后留學日本18年,是我國早期留日學生的代表性人物。

  在日本橫濱,鄭錦最初就讀于由梁啟超、鮑滔宗所創辦的華僑學校——大同學校學習中文,跟隨梁啟超等游歷3年。之后他開始學習油畫,并于1902年考入東京美術學校,5年后又進入日本最高美術學府京都市立美術大學繼續深造,專研唐、宋、元、明、清各畫派技藝。1907年,鄭錦以畫作《娉婷》參加日本最高級別的文部省美展,轟動日本華僑界,更為日本畫壇所矚目。

  創辦美校

  在彼時的中國,萌芽于西學東漸的現代美術教育正在生發,并逐漸壯大,探索駛入“美術教育規范化”的軌道。1917年,蔡元培建議成立“國立專門美術學校”的主張得到教育部批準,經梁啟超舉薦,鄭錦應邀回國,擔負起籌辦“國家美術教育”相關機構的使命,成為重要開創者。

  當時,雖然中國有悠久的繪畫歷史,但從未有過正規、系統的美術教育,多是師徒間口耳相傳。受命辦學的鄭錦深感責任重大,又苦于國內沒有現成先例,只能再次東渡日本“取經”,從設立科目到授課學時,從編訂課程到招生程序,從后勤設備到教室采光,從教具增設到圖書建制……在一年多的考察中,鄭錦殫精竭慮,為中國現代美術教育開創一幅前所未有的景象而奔波。1918年4月,中國第一所國立美術學校“北京美術學校”正式成立,鄭錦被任命為第一任校長。剛好這一年,他的第三個女兒出生,遂取名“美成”,蘊含美術學校成功的愿景。

  北京美術學校最初先開設了中等部,學制兩年,以培養美術師資、實用美術人才,提倡美育為辦學目的,設有繪畫和圖案兩科。其中,繪畫科同時教授中國畫、西洋畫以及藝術應用博物館學等;圖案科開設建筑裝飾圖案課;教育學為隨意科。學校注重培養綜合素質,實際已中西兼舉,同時也是國內將解剖學融入到中西學科教學的開始。其后又逐漸添設了高等部和專門制。1922年,北京美術學校更名為北京美術專門學校。

  從早期籌備到擔任校長,鄭錦掌校6年有余,建構了中國現代美術教育的雛形。在他任職期間,學校培養了劉開渠、李苦禪、李劍晨、常書鴻、王曼碩、雷圭元、王雪濤、邵宇等一大批藝術人才,他們日后都成為了中國現代美術史上卓有成效的美術家或美術教育家。

  投身平民教育

  迫于時局動蕩,抑或時代及個人等多重因素使然,1924年6月4日,數次提交辭呈的鄭錦被教育部批準辭職。

  之后,鄭錦一家搬到河北定縣,投入到了由朱其慧、宴陽初等人創辦的“中華平民教育促進委員會”,主持“直觀視聽教育部”,并發表了《平民教育運動與美術的提倡》《平民教育與平民美術》等論述,反復論證了平民教育與美術的關系。沒有人會想到,這個在京城榮耀一時的校長,會來到農民中推廣識字教育,掃除文盲,推介政府各項政策措施,收集民間傳統藝術民謠和年畫等。“到定縣后他住在兩間破房子里,可是布置得真藝術,用洋油木箱子來做家具,上面鋪著定縣織的土布,素雅美觀。”晏陽初曾在文章中記述道:“從此,鄭錦不再畫楊貴妃一類的美人圖了,而是畫了大量反映社會現實的題材,如老農、老圃等。”中國第一本專為農民而編寫的識字課本《千字文》,就誕生于這一時期,而課本中的4000多張插圖,正是出自鄭錦之手。

  可以說,雖然鄭錦離開了學校也離開了北京,但他卻帶著不泯的理想,投入到了同樣屬于“美育”的社會工作中,在“平民教育”上注入大量心力,以專業知識作美育普及,以繪教圖本為啟蒙之學,以貼近生活的視角創作“白話體”作品,在中國美育之路上留下了獨特印跡。

  上世紀40年代以后的鄭錦寓居澳門,得到了潛心作畫的平靜,也得以在藝術上寄托遠志。實際上,從早年在日本研習繪畫開始,鄭錦就是一位稟賦優異、富有才情的畫家。他擅作人物,長于花鳥,用筆精妙,設色清麗,許多作品傳達了他對生活的憧憬和對人性的贊美。

  “何以鄭錦?這個成之不易的展覽以珍貴的作品和文獻作出了回答。”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說,百年來中國美術和美術教育有著太深厚的積累,在每一個時間節點上都有眾多的先驅先賢留下艱辛創業的印跡。找尋他們的身影,鉤沉他們的業績,藝術的歷史便會豐滿起來,對傳統的認知也會更加全面。

  原文鏈接:http://shuhua.gmw.cn/2019-01/31/content_32447003.htm

 

【責任編輯:堯日】

掃一掃關注北疆風韻微信公眾號

微信
湖北11选5全双遗漏